关键时刻见真章——外籍友人及回国人员点赞随州疫情防控

随州日报 2020-06-18 16:20:28

沧海横流显本色,关键时刻见真章。

2020年春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全国各地进入了全民战“疫”的紧张时期。

从1月24日24时随州“封城”,到3月15日“解封”,所有人团结一心,共战“疫”魔,全力阻断了疫情在随州大地的扩散蔓延。

如今,随着生活节奏的逐步恢复正常,记者走访了部分外国友人和归国学子,回首那些难忘的日子,我市疫情防控工作带来的暖心和安心,让在随的外籍友人和回国人员纷纷点赞。

防控措施让人安心

“我在这里很安全,不要担心我。”1月底,疫情初期,随州外国语学校外籍老师英语组组长Mary接到菲律宾上海领事馆的撤侨电话,她一口回绝。

Mary是菲律宾人,自2012年来在随州外国语学校当老师,一待就是8年。“我在这里一个人住,很安全,我相信政府能处理好一切。”

疫情发生后,我市采取了最全面、最严格、最彻底的防控举措,作为亲历者的他们,大多表示“很理解,也很支持”。

随州“封城”期间,Mary在宿舍,通过网络见证了全民抗疫的“奇迹”。“中国人太多了,强制隔离很有必要,政府的命令很坚决,中国人民也对政府非常信任。”

来自津巴布韦的Haji也表示,“强制隔离措施很及时,也很有必要。”

Haji认为“中国是第二故乡”,虽然在随州工作不到一年,但他在中国求学3年,早已适应在中国的生活。

“难以置信,疫情这么快就能控制下来,这也说明隔离措施是必要的,也是有效的。真希望其他的国家也能学习这种立即切断疾病传播途径的方法。”Haji说。

来自韩国的朴祉玧,去年底在北京语言大学作短期交换生,年初和随州的朋友到广水市广办西河社区玩,因疫情被困在了朋友家,一同经历了难忘的3个多月。她说:“刚开始不能回家,有点恐慌,但是政府采取强制隔离措施,我们才安下心来。除了不能出门,一切如常。”

对此,朴祉玧表示,“当然能理解,想想医生护士那么努力,我们如果不理解,那就太自私了。”她说:“不采取这样的强制措施,将会更严重。人民的健康是第一位的。”

周到服务让人暖心

居家隔离,不能外出,周到的服务让在随的外籍友人日常生活受到的影响降至最低,他们也纷纷为这些暖心的服务点赞。

“天天打电话叮嘱我不要出去,有什么需要直接和他说。”Haji说,“魏就像是我的父亲一样。”

Haji口中的“魏”,叫魏双运,是随州外国语学校外事办主任,滞留在随州的3名外籍教师,魏双运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问候一遍。“他们言语不通,与社区工作人员交流有障碍,通过我来中转,来保障他们日常生活。”

“我一个人住,大约一周送一次生活物资。”Mary说,此前,市委外办已提前与她通过电话,告知她封城时生活物资统一配送方式,并委托学校和社区安排专人对接配送。“感谢学校、社区为我们做的一切,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。”

“虽然不能自己去超市买东西,但是我们需要的生活物资只需列出清单,社区的工作人员都会帮我们采购。”朴祉玧说,“而且每天都会打电话问我们的身体状况,被关心的感觉很好。”

“在抗疫防疫期间,我市开通24小时外事服务热线,及时回应外籍人士在生活、工作和学习中的困难和诉求,及时给予政策解释和心理安抚。”市委外办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通过《致在随外籍人士的公开信》、云上随州APP,实时宣传随州疫情防控政策措施、进展工作情况,使在随外国人能及时掌握疫情防控的最新信息,引导他们参与联防联控。“正因如此,目前我市滞留在随外籍人士、港澳人士确认和疑似新冠肺炎患者‘零感染’,外防输入负面舆情‘零报道’,集中隔离人文关怀‘零投诉’。”

还是国内最安全

“3月19日从曼谷包机回国,在武汉机场落地后,我悬着的心才落下。”吴某非说,她在春节期间赴泰国曼谷看望读研究生的表妹,被困在泰国近两个月。

“当时计划在曼谷待一周,去的时候已买大年初三回国的机票,结果航班停飞。”吴某非说,被困曼谷,她第一时间去囤积了生活物资和口罩。“当地新闻很少宣传防疫的措施,满大街都没人戴口罩。走在街上,如果看到戴口罩的,绝大部分都是华人。”

穿着防护服护目镜,带着两层口罩的吴某非在武汉落地后,随州市委外办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联系上她并前往天河机场进行了“点对点”转接,陪她做完核酸检测,然后由社区安排车辆将其送回家进行集中隔离。“回国不仅感到安心,还感受到温暖。为外事部门和社区人员点赞。”

“1月底,我们通过国内新闻网站获知国内疫情严重,但是在美国,却看不到这种紧张的氛围,感觉他们对此完全没有明确认知。”在美国加州读大一的周某隆告诉记者。

3月23日,周某隆从美国飞回广州,转高铁至信阳东站,市委外办联系社区“点对点”将其接回随州。“回来之前家人就接到了市委外办安排通讯运营商发送的短信提醒,告知我抵随后将集中隔离14天,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。”周某隆笑着说,“正因如此,我觉得国内比美国安全多了。”

周某隆告诉记者,当美国各州出现零星病例时,学校的华人学生向学校申请停课,但是被学校驳回,理由是“已采取卫生措施,很安全”,直到3月初,社区出现多起确诊病例,学校才被迫停课。“当时美国官方主论调就是不会出现大规模传染,都不让戴口罩。”

“他们是利益至上,我们是以人为本,两国不同的防疫措施将这一点体现得淋漓尽致。”出国不到一年,周某隆表示亲身经历让自己变得越来越“红”,“比如强制隔离措施,在美国人眼中看来是不可思议的,是侵犯人权的,这可能和他们天性崇尚自由有一定关系,但更重要的是这会让他们的经济发展陷入停滞。所以从这一点我觉得,我们严格的防疫措施保障了更多人的生命安全。”

相关阅读

每日推荐